篮球体彩胜分差怎么买
今天:

胜分差是什么意思是什么:篮球体彩胜分差怎么买

您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藝術長廊 > 宮墻巍巍鎖君心功過是非怎評說

宮墻巍巍鎖君心功過是非怎評說

日期:2019-05-24 09:45:46 作者:曉望 責任編輯:wyc2016 信息來源:義龍新區融媒體中心 點擊數:

篮球体彩胜分差怎么买 www.cjwzn.icu 話說三國之十五

宮墻巍巍鎖君心功過是非怎評說
———劉禪


  公元263年(蜀漢炎興元年)冬,曹魏將領鄧艾奇襲蜀漢首都成都得手,后主劉禪投降。蜀亡。
  按理,“蜀有重險之固”,且有吳為援,又是魏、蜀、吳三國中治理得最好的國家,怎么說亡就亡了,速度之快,讓人始料未及。但這是事實,由不得你不相信。
  于是,關于蜀亡之因的探討和爭論從來就沒有停歇過:有人認為是劉備一意孤行發動夷陵(猇亭)之戰耗盡了元氣,也有人以為是諸葛亮、姜維等主戰派窮兵黷武式的北伐掏空了國力,更有甚者將其完全歸咎于宦官黃皓擅權或譙周誤國……
  不過,更多的人還是將亡國之罪加到劉禪頭上,因為他不僅是一國之君,還不知進取、貪圖享樂、信任宦官,又庸庸碌碌、喪失氣節、沒心沒肺,活脫一個扶不起的劉阿斗!
  真是這樣嗎?我看是,也不是。
  何言?因為讀史,如若只停留和迷信有限的記敘,而不去作深入的考察和探究,充其量也只是一知半解,難得其妙。為此,亞圣孟子有言:盡信書,則不如無書。
  說是。從陳壽的“志”和裴松之的“注”來看,劉備時代的劉禪要么隨父顛沛流離,險象環生(有兩次為趙云所救),要么深瑣府門宮墻面壁讀書;到諸葛亮時代,即便君臨天下(益州),仍然“政由葛氏,祭則寡人”,主要精力還是按照劉備的遺訓老老實實去啃《申子》、《韓非子》、《管子》、《六韜》等(其中原因我們以后再說),這與少年的孫權和曹丕、曹植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;后諸葛亮時代,關于劉禪走出宮門的記載僅有三次:一為公元236年(蜀漢建興十四年),前往湔縣登臨觀阪,觀看汶水;二為鄧艾兵臨成都,出降;三為淪為亡國之君,遠赴洛陽。
  如此君王,如此歷經,不想平庸都難!
  更為不堪的是,他不吸取東漢滅亡的教訓,信任宦官黃皓(所幸的是黃皓沒有政治野心,僅圖小利而已);面對冒險深入的鄧艾孤軍,他胸無一策,不思抵抗,只圖逃亡;逃亡無門,他自縛投降,反不如寧愿戰死的諸葛亮、張飛、趙云等的后人和他自殺殉國的兒子劉諶有氣節;在洛陽,司馬昭對他極盡侮辱,他置若罔聞,麻木不仁,仿佛行尸走肉,讓人恨得牙癢癢。
  如此君王,如此氣節,如此作為,國想不亡都不行!
  說不是之前,我們不妨來看看劉禪到底是不是扶不起的劉阿斗?
  對普通受眾而言,說劉禪是扶不起的劉阿斗,大抵是基于這樣的印象:他坐享一片江山(比孫權得來還輕松),又有諸葛亮、蔣琬、趙云、姜維等一批文臣武將為其忠心耿耿地勞心勞力、鞠躬盡瘁、死而后已(比曹丕、曹叡還幸運),而他很快又將這江山輕易就拱手送了出去,簡直就是弱智或白癡,這樣的人連諸葛亮都扶不起,還有誰扶得起?
  就史書的記敘來看,劉禪并非后人以為的弱智或白癡。他的所作所為,至少證明他的智力雖不出眾,但很正常。
  劉禪接劉備的班后,明確表示:“政由葛氏,祭則寡人。”就是說他只是一個空殼皇帝,最多打打擦邊球,甚至連球拍都不摸,所有軍政大權全由諸葛亮掌控。劉禪真的愿意嗎?我們不知道,但我想他不甘心,尤其是他到了二十五六歲以后,但他沒有辦法,也只能這么做。(這點我們以后再敘)
  封建帝王,妻妾成群,這不足為怪。作為蜀漢皇帝的劉禪,曾一度想多納幾個妃子,但他的想法很快就被掐滅在萌芽狀態。掐滅他這一想法的不是相父諸葛亮,而是諸葛亮在《出師表》(前)里隆重推介的董允。劉禪心情美麗嗎?我想肯定萬分蕭條,不過他受下了,難怪諸葛亮曾稱贊他“智量甚大”。
  諸葛亮亡后,群眾紛紛自發祭祀,有人甚至建議在成都為其立廟,劉禪就是不答應。估計最后是鬧到不可開交的地步,劉禪讓步了:立在定軍山吧,要祭祀可以,到漢中去。那個時代,有幾個能夠去?既照顧了百姓和官員的情緒,也長舒了自己內心壓抑很久的那口悶氣。
  姜維不滿宦官黃皓擅權,想把他殺了。一個是自己平常喜歡的人,一個是自己暫時不宜過多得罪的人,劉禪怎么辦?他對姜維說:黃皓只是一個卑賤的人,只能搞些無關痛癢的小動作,翻不起什么大浪,你又何必同他一般見識?;實鄱頰餉此盜?,姜維還能怎么辦?最后,因擔心受到報復,他只能離開成都種麥子去了。
  從蔣琬執政開始,蜀漢不再設置丞相,有人認為這是劉禪與諸葛亮情同父子的表現,持此見者,仍未破出蜀漢正統、美化孔明的藩籬。劉禪的做法,是要顛覆虛君實相的現實,為他的親政鋪平道路。他將軍權與政權分執蔣琬、費祎兩人之手,使之相互牽制,避免一家獨大。
  來到洛陽,不可一世的司馬昭設宴款待他。席間,又是歌舞,又是智力問答,極盡侮辱和試探。宴無好宴,充滿殺機,與鴻門宴相仿佛。他只能故作瘋傻,麻木不仁,沒心沒肺,由此也躲過了一次次劫難,最終得以壽終正寢。
  ……
  這一切,豈是弱智或白癡所能為?
  既然如此,劉禪這個阿斗為何還是扶不起來?因為他被關進了牢不可破的鐵籠(也許劉禪甚至以為自己頭上還懸著一把利刃)。
  這樣說是有根據的。
  劉禪十七歲登上帝位,之前他的人生幾乎是在府院深宮里度過的,估計除了讀書和少許花拳繡腿似的強身健體外,既無隨父征伐的軍事經歷,也無跟諸葛亮學習處理政務的實踐。孫權到他這個年齡時,已隨兄孫策多次馳騁疆場,還主政過地方。為此,孫權長成了歷經風雨的茂盛大樹,而他,還是溫室中一株病態的小草。
  這還不算,好不容易登上帝位,卻又大權旁落,被鎖進深宮,除了讀書,還是讀書,想做個見習皇帝都不行。
  怪誰?劉備?還是諸葛亮?
  我們知道,作為政治家的劉備知人識人的目光不可謂不銳利,對蜀漢的未來和子嗣的考慮不可謂不深遠。他毅然托孤于諸葛亮,足見其不同凡響的政治智慧和深謀遠慮。不過,百密總有一疏,劉備至少有二疏:一是他對諸葛亮之志缺乏足夠的認識。二是他對后繼之君劉禪的安排有些想當然。最終導致劉禪真的成了扶不起的劉阿斗。
  是這樣嗎?我看是。
  先說后者。
  劉備永安托孤時對諸葛亮說過,如果劉禪可以輔佐,則輔佐,反之,諸葛亮自取之。這里的取至少可以這樣去理解:一是從劉備的其他兒子中另立,二是諸葛亮可取而代之。就諸葛亮的為人和之后的歷史發展來看,諸葛亮不可能也沒有這樣做。同時,劉備叮囑劉禪要好好做人,認真讀書,其言辭心情,與普通父親無二。
  劉備彌留之際的這番言辭,說是襟懷坦蕩、光明磊落、大公無私也好,道其父子情深、念念不舍、放心不下也罷,在此我們不去探討。我想說的是劉備的這一安排,于劉禪而言有些想當然了,完全沒有去考慮少年劉禪內心的真實感受。也許劉禪對父親劉備的安排是這樣理解的;我今后的任務就是好好學習天天向上,其它的都不用去管,有相父諸葛亮呢!同時,也許他還有不少的恐懼和擔憂——偏離劉備為他設置的“軌道”,恐怕皇帝都當不了。當然,這只是也許。這樣的日子劉禪喜歡嗎?回答是否定的。后來的事實是“政事無巨細,咸決于亮”,作為蜀漢皇帝的劉禪反而躲進深宮成一統,管它春夏與秋冬。劉禪缺少的是歷練和磨礪。
  再看前者。
  諸葛亮穩成持重,對蜀漢忠貞不渝。這點,劉備看得很透徹,也是他放心將劉禪和蜀漢江山托付給諸葛亮的一個最為重要的原因。但諸葛亮不是一般的政治家,他自比管仲、樂毅,他的偉大在于他有遠大理想——治國平天下,構建新(法治)社會。
  要實現這一理想的前提是集軍政大權于一身。
  這權,劉備給了他,名副其實的虛君實相??芍罡鵒撩媼俚南質凳?;弱國寡民,外有強敵、內斗不斷,蜀漢真可謂是到了“危急存亡之秋”。欲實現自己的遠大理想,無異于登天。但諸葛亮不會輕言放棄,他依法治蜀、整頓官僚隊伍、加強農業生產、發展經濟、平定南中、連連北伐……幾乎到了事無巨細都要親力親為的地步,最后操勞過度病逝于北伐前線,兌現了他鞠躬盡瘁、死而后已的諾言。遺憾的是在這一系列重大活動中,唱主角的是以諸葛亮為首的一班文臣武將,劉禪被晾在一旁,甚至連配角都不是。這里我無意去指責諸葛亮,彼時彼境,也許他只能這么做。也許罷,也許。
  這還不算,劉禪的宮中生活應該是不自由的。這點,從諸葛亮的《出師表》(前)里可見一斑。諸葛亮北伐之際,上表劉禪,對他的工作、學習和生活均作了要求,該做什么,不該做什么,該相信誰,不該相信誰,該怎么做,不該怎么做,等等,表文中提到“先帝”不下十次。你說劉禪煩不煩?想必,他也只能做個聽話的乖孩子,盡管他已不是一個小孩子了。當然,這是題外話。
  該回答最后一個問題了:誰是推倒蜀漢政權的罪魁禍首?
  我看還是內斗。
  我們說過,蜀漢政權主要由三大勢力集團組成:劉備入蜀前的老部下、劉璋父子舊部、益州本地士族。無論是劉備時代,還是諸葛亮時代,最受倚重的是前者,利益的得失,致使三大勢力集團矛盾重重,內斗不斷。諸葛亮時代,盡管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有所改觀,但也是治標不治本。尤其是后者,劉璋父子統治時期受冷遇,蜀漢政權建立后更是受冷遇,且付出大于回報,真是王小二過年,一年不如一年。你說他們樂意嗎?肯定不樂意。為此,他們對蜀漢政權不僅不合作,暗地里還要搗亂和拆臺。
  舉個例子。蜀漢第一流學者譙周(陳壽的老師),此君不僅反對北伐,還拿劉備和劉禪父子的名大做文章,作亡國宣傳,影響不小。當鄧艾率領的孤軍攻到成都時,他極力慫恿劉禪放下武器舉手投降,而整個蜀漢朝廷,幾無反對的聲音,即便有,那也是很微弱的。
  有時我甚至懷疑,諸葛亮和姜維的連連北伐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于緩解這無法調和的內部矛盾。
  劉備和諸葛亮相繼亡故后,蜀漢的內斗愈演愈烈,劉禪擺得平嗎?擺不平!那么,他就只得坐等亡國的悲慘結局。